苍松小雕

Vedo negli occhi tuoi laghi e foreste che non avrei visto mai se non vedevo te.

【天然呆组】龙与少年(4)

*祭司伊×龙耀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丝光,冰冷如同深海,张嘴想呼喊也发不出声音,想挣扎,但是四肢却像是绑上了千斤的重石。
脑海里空白一片,有的仅仅恐惧与无助。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有一道光打破了这仿佛没有边际的黑暗,温暖的阳光透过黑夜的裂缝洒在他身上。
有人透过那条裂缝将手神了进来,双手抚在他的脸上。力量通过那双手驱散了他身上的那股无力感。

“可不要死了哟,我可是向他保证过的。”

费里突然惊坐起,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来自自己居住了十多年的瓦尔加斯家宅邸。

“奇怪我不是应该在宴会上的吗,什么时候回来的?难道这只是个噩梦吗”
试图揣摩梦境的片段,缺发现记忆模糊的让他认不出什么。

费里看了眼自己,汗水已经打湿了身上的睡衣,他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他这样疑惑着,起身下了床,脚刚碰地就感觉全身酸疼,骨头像是被硬生生折断后又拼起来了一样。
最后终于勉强扶着床柱子站了起来,但是全身抖的像刚出生的小鹿。

“嗯?也许是太累了吧,今天还是稍微休息下不去图书馆了。”这样想着,扶着墙走向一旁的窗户“开个窗户吹下风也许会清醒点吧。”

拉开厚重的带着繁复花纹的窗帘,却发现窗户已经打开了。
一个巨大的脑袋占据了整个窗户,一双金色的带着威严的眼睛,通过对于身体而言狭小的窗户看着他。

这是一条龙,赤红的巨龙,与他平日所见过的西方的龙不同的是,费里透过窗台的缝隙可以看见它修长的身体和脖子,让他联想到神话中盘绕中庭的巨蛇。
但是在他面前的是活生生的龙,是拥有可以融化盔甲的火焰,抵御刀剑攻击的铁鳞的龙啊!

巨龙看了他一会,抬了抬脑袋,把半个脑袋通过窗户挤进来,滚烫的鼻息吹在了他的脸上,费里几乎是和那张布满獠牙的嘴贴在了一起。
他仿佛看到了,下一秒即将葬身龙腹的自己,想到这里他一个踉跄摔倒地上,冷汗冒个不停。
那条龙似乎对他摔倒在地上这件事有些意外,又把头往里面挤了挤越发靠近他的脸。

“请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

费里喊了一声闭上了眼,不敢看下面即将发生的事情。

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周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也没有了那条龙的滚烫的鼻息。
他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四周,什么东西也没有,抬头往窗户那边看,也没有什么巨大的红龙,只有一个身着红色衣物的东方人坐在窗台上,看着他。

看着那个人,费里突然觉得头有点疼,脑海里闪过几个画面“耀?王耀?”他自言自语般的喃喃着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耳熟呢”

本田菊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举着刀喘着气慌张的四处张望“费里西安诺先生,发生什么了吗?”

“菊!我刚才看到有条龙在……”费里看向跑过来的菊,话还没说完就呆住了“菊,你怎么了!为什么身上受了那么重的伤。”

“没,没什么”本田菊拉了下衣服遮了遮身上的绷带“这都是在因为下失策了才会这样……”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王耀一个翻身下到了地上,拍了拍刚才坐了窗台的屁股,几步走到费里面前,一边观察着一边说“看来你当时被榨取的灵力可不少啊,要是当时再晚一会你大概就嗝屁了吧。”

“你在说什么啊?昨天我不是在宴会上吗?应该是在的吧……”
费里说到了一半突然迟疑了,大脑里一片空白,腿也不听使唤的软下去。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菊见状伸手扶住了费里“费里西安诺先生您没事吧!”

王耀看了看现状,把食指送到嘴前,用牙齿咬破,伤口里面隐隐渗出了血。
王耀微微弯腰,用那支受伤的手指再费里头上摸了下,留下了一道血迹。

费里有些意外,想开口问,却突然觉得额头火辣辣的疼,随后这种感觉就蔓延到全身,让他有种自己被丢在火里烤的感觉。
但是这种温度又让他想起了,那个模糊的梦境里,撕碎黑暗的光明。

费里猛地站直,这动作把菊也吓了一跳。

“费里西安诺先生你……还好吗?发生什么了”
“菊……我没事,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就感觉……刚才那种虚脱感忽然就没了。”

王耀在一旁看着他们,笑了笑画。

“你知道为什么龙血在炼金术士们最渴求的材料吗?”他向费里和菊伸了下刚才自己咬伤的手指,伤口已经愈合了,只留下了一点淡淡的痕迹“一是龙血十分难以过去,想必不管是你们这里的西方龙还是东方的龙族,我们一直都是象征力量的生物吧。”说到这里他又笑了笑。

“还有一点就是……”说到这里,王耀突然就凑近了费里的脸,金色的瞳孔直视着他“龙的血液里流淌着强大的灵力与纯粹的火元素。如果直接饮用或者接触大量的龙血,你也许会因此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也会被龙的火焰燃烧殆尽。”

【天然呆组】《龙与少年》(3)

*龙耀×祭司伊

第三章

高大的精灵族人微微低头看着身后拍着他肩膀的东方人。
微微眯眼打探着,灵力看起来不是很强呢,估计又是个不知好歹的名门望族的大少爷吧。他这样想着。
而费里此时唯一想到的是,不能连累那个在帮自己的人,人和精灵,在没有任何装备,工具或者使魔的帮助下是不会有胜算的。
种族上的差异与优势无法改变,就像白兔和狐狸一样。
他壮了壮胆子,想开口劝阻。但他还没开口,那个东方人又发话了。
“周围已经有人聚集过来看热闹咯,你也不想惹麻烦吧?”黑发的东方青年说着“在我家有句话,君子动口不动手。所以……”他顿了顿,眼神犀利起来。“先生您是哪种呢?”

他有点被这个眼神吓到了,本能告诉他面前的人并不简单。
人有什么好怕的,再怎么还是个人类罢了。他这样想着壮了壮胆,晃了晃提在手中的人说“你是要帮这小子是吧?好啊,我把人还你,”说完将费里丢了出去。
“ve??!!”费里只感觉突然悬空又开始往下坠,但是等待他的并不是冰冷的地面。
他被接住了,而且是以极度羞耻的公主抱姿势被那个东方人接住。

“我**,你做了什么?该死的人类,你知道你惹的谁?”身后传来了那个精灵族人愤怒的咒骂,费里偏头看了过去。
整个酒坛被扣在了那个人头上,衣服湿了大半。
“这可是我从家乡带来的酒,是你们尝不到的上等货,就当抵你的损失吧。”东方人微微笑了笑说着。
围观的人群里传来窃窃私语与偷笑。

“连个人类也打不过这家伙是多弱啊。”
“看他的着装怎么说也应该是上层人士吧……”

“你们两个该死的人类竟敢这样侮辱我,我要你们为此付出代价!”他气红了脸,抽出腰间的佩剑,直接近身砍过去。
但是并没有伤到谁,剑刃被那个东方人用单手仅两指接住。
“真是失望了呢,本以为你们西方人应该绅士点的。”东方人笑着,周围气温瞬间上升,热浪向四周蔓延,脚下的草地呈焦灼状,变成难看的焦黑色。被接住的剑也被烤的微微泛红。
“本尊乃东方龙族首领——王耀。”他又笑了笑“撞到你的这位是瓦尔加斯家的二少爷,老瓦尔加斯和你们的上代老首领交情可不浅,闹出这种事情不知道你们的柯克兰先生知道了会怎么处置你呢?”

“你们在闹什么?怎么都围在这里?”
“哦?说曹操曹操就到。”

“嗯?耀你在这里干什么?”到来者看了看四周,目光在被抱着的人身上停了停,又转头看向自己那惹事的族人“这是你干的吗?”

“柯克兰大人……您……怎么来了。”
“身为宴会的主办一方这样着实有些失礼了不是吗?”被唤作柯克兰的人微笑着说,转头又绅士的向两人行了礼“真是抱歉让瓦尔加斯先生受惊了,也麻烦王先生你出手了,祝二位玩的愉快。而这位族人我事后会去处置的,请放心。”

“麻烦倒也说不上,这种角色也伤不到我,只不过废了我那坛好酒罢了。”放下怀里的人,一手搭上准备离开的人,手比划着“所以亚瑟啊,你也稍微意思下呗。”
“怎么,难道你还稀奇我们这的金银财宝吗?你那里这种东西应该很多,就像我们这里的龙一样,堆满整的山洞的金银珠宝什么的。”
“去去去别把我和那种不入流的龙族相提并论,给你开个玩笑而已,谁稀罕你的财宝。”

“王先生你是爷爷的朋友吗?”费里突然靠了过来问。
“叫啥先生呢,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嘛估计你也不记得了,叫我耀就行了。”王耀上下打量了费里一下“很像呢,和你凯撒。”说到这里的时候费里好想看到在耀的眼睛里闪过了什么。

“费里西先生!”本田菊从围观人群当中挤了进来“在下看到这里有人聚集,就赶过来看看,您没事吧。”
“哟这不是菊吗?身为护卫你这可是失责了呢。”耀认出了自己以前的徒弟“看来这地方熟人可不少呢。”
菊起初有些惊讶,但很快便恢复了镇静“能在这里见到先生,着实有些意外呢。先生进来可好?话失责又是怎么说?”
“也没啥大事,记得下次看好他便是了?”耀回答者,又从一旁拿了酒,回到树下坐着。

大概算手书封面?感觉自己可能会坑。。。。。。

CP向为红色组,情亲向

(我觉得我人体已经没救了)

大概只是给自己那篇天然呆文弄个伪封面_(:з」∠)_
自家祭司伊设定是用教廷伊设定改的
【其实我画完才发现把龙耀的眼睛画歪了,画歪了,画歪了!!!哭死】

【天然呆组】《 龙与少年 》(2)

*龙耀×祭司伊
*本篇有微丝路向

第二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关透过云层洒在这座欧式的庭院内,费里早早的就起来了,来照顾庭院的植物。
本来这里应由专门雇佣的园丁照顾,但是费里坚持要自己来。
这是爷爷最喜欢的地方,也是费里喜欢的。
据说这里的花草是老瓦尔加斯年轻时候游历异国所带回来的,小时候爷爷就经常带他和哥哥来。一边介绍着这些植物的特性一边讲着自己周游各地的探险故事。
这些故事给小费里的童年留下了富有神秘色彩的一笔,也留下了对于爷爷口中异国风貌的好奇与幻想。
爷爷最喜欢的莫过于这盆名为“牡丹”的植物,每次听爷爷讲这段故事的时候,总是会提到赠与此物的友人。
故事的具体内容费里已经记不清楚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大概是爷爷对于友人的描述。

“他很漂亮,眼睛就像琥珀一样。恩……怎么说呢,他给人一种感觉就像是玉一样温润。”老瓦尔加斯思索着该如何描述。
“爷爷你说的这个朋友是漂亮的姐姐吗?”坐在一旁乖乖听故事的小费里发问。
“啊哈哈哈哈,如果是女孩子就好了呢。不然我就不会和你奶奶结婚了。不过他长的确实很像女孩子。”老瓦尔加斯笑着回答。
“长的像女孩子的哥哥吗?好像见见他啊!”
“你会有机会的。”凯撒站了起来,抱起了一旁的费里“你会有机会见到他的,我保证。”

回忆到这里思绪就被打断了,栗发的少年伸手毫不留情的弹了他的额头一下。
“唉,哥哥?”费里揉着被弹的有点疼的脑门看着眼前的人——罗维诺•瓦尔加斯,也就是我们先前说的主祭大人。
“笨蛋弟弟,不是昨晚才说了一早就要出发了吗?你怎么还在这里,我才不是特意来叫你的。”
“但是爷爷的花。”还没说完迎来的又是一个弹头。
“花什么的找人会照顾着,去西边的森林可是要半天时间,我可不想在宴会上迟到岂可修。”罗维诺索性直接拽着费里的衣服直接强行拉走。
在被女仆们折腾了会又套上祭祀时穿的衣服后终于获得解放,不过唯一让费里有些遗憾的事是没地方放花了,因为这套衣服没有口袋。
几日前的那次聚会上弗朗西斯哥哥和他说过,这次宴会会有个特别嘉宾。据说是来自东方古国的大美人。【瓦尔加斯的天性在沸腾!(划)】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个事情后费里的心底里有什么东西咯噔的颤动了下,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在接近正午时分费里和哥哥所坐的马车到达了精灵王所拥有的土地,位于西部的黑森林地带。
黑森林顾名思义就是因为树木过于茂盛以至于树冠以下地区无法接触到阳光,常年阴暗潮湿。越往深部越危险,因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黑暗处躲着什么,即使是精灵也不敢单独进入。
“笨蛋弟弟往这边来,宴会是在精灵族的聚落举行的,直接从森林入口进去一般人是会迷路的,所以专门安排了人手带路”说完指了指在森林入口处一个白色头发的向着他们招手的精灵族女孩。
“哇,哥哥好厉害啊ve~”
“我才不是看你第一次来特地给你解释的,只是觉得把你弄丢了会很麻烦而”扭过头以掩饰已经泛红的脸。
在森林里大致走了会,眼前突然明亮开阔起来。“尊敬的先生们到了,祝您们玩的愉快。”带路的女孩笑着说。

宴会虽然还没完全布置好,几个精灵族的人还匆匆忙忙的把蜡烛放在烛台上,点心水果这些食物也只是拿来了几盘,不过人倒是来了不少。
费里也看到了人群中和漂亮的妖族小姐姐聊着天的弗朗西斯哥哥还有被兄长拽着狂灌啤酒的路德。
还有自己的护卫本田菊也在场,费里跑上前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当然马上就被推开了。
费里回头看了眼哥哥先前还在的位置,发现人已经没了。四处看了看发现已经和好友安东尼奥先生在聊了。
又四处瞅了几眼目光停留在一棵树下独自坐着喝酒的人身上。他与周围的热闹气氛完全不同,黑色的长发扎成一股垂在肩膀上,着装也不想这里的人,虽然很安静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这场宴会的主人一般。
费里看的有些出了神,想靠近点看看却和一个比他大了大半的精灵族撞在一起。
“唉?对不起我……”还没说完直接被那个被撞的人拽着衣领提起来。
“喂你以为道个歉可以解决什么?你把我衣服都弄脏了。”他指了指衣服上的一大块被酒染红的地方“区区人类你以为能受邀请参加宴会就很了不起了吗?”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不要打我啊。”费里闭上了眼不敢看,但是对方却迟迟没有动手,悄悄睁眼看了下。
是那个先前她看见的那个在独自喝酒的人,此时他正一手搭着那个精灵族人的肩膀一手拿着酒瓶。
“本来宴会已经有点吵了你能不能安静点。”那个人看着精灵族人说着“一个衣服而已难道你们精灵族都是这样小气的吗?”

【天然呆组】《 龙与少年 》(1)

*龙耀×祭司伊
*可能有ooc误喷
*老王下章就正式出场了

第一章

“你说祭司大人他还好吗?从主祭大人拿邀请函给他以后他已经发呆了快一天了。”
“不清楚呢,不过能去精灵族举办的盛宴也是真是羡慕。”
门口的守卫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屋内的少年不由的捂住了耳朵。
被称作祭司大人的他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和他身为主祭的哥哥罗维诺•瓦尔加斯是目前是西方名声与灵力最为强大的祭司。
不过这大半部分名声都来源于瓦尔加斯这个名字。
作为目前历史最悠久的祭司家族,费里深刻的怀疑自己是否是被捡来的。
主持驱魔仪式结果自己被魔物追着跑,为南部地区给一位河神主持祭祀,结果因为弄错了步骤惹恼了守护河流的巨蛇,差点淹了整个镇子。
最后还是身为前任祭司的爷爷凯撒•瓦尔加斯出手才避免酿成大祸。
自己唯一能主持好的只有祈雨的仪式还有祈祷丰收的祭典。
费里看着桌子上那封牛皮纸写的信,这是今年妖精盛宴的邀请函,邀请的是他和他的哥哥。
所谓妖精的盛宴就是字面意思——妖精们举办的盛大宴会。唯一不同的是参与者不只是精灵,也有一些力量强大的妖和龙族或者是灵力强大,拥有威名权利的人类。
而他们就是属于前者,拥有强大灵力的人类一般都会高于超于普通人的地位,但是相对的是对于妖而言他们的血肉就像是能快速提高力量的灵丹妙药。
就像是来自东方的故事里的唐僧需要那三个徒弟一样,他们需要能保护自己的东西。
在西方对于这种护卫的称呼是使魔,以物品或者约定与兽妖或是龙族,精灵达成雇佣关系而对于他们专用的称呼。
就像他哥哥以安稳的栖息地为代价与一只百年修为的妖狼达成契约一样。虽然是一只没能拥有人形妖族但是作为守卫已经足够了,况且以他哥哥的力量一般妖族也不敢动他,更何况是现在的和平时代。
不过再和平的年代也不免有一些恶意念头的人在,妖也不例外。
对于这件事也让自己几位友人想破了头脑,其中一位甚至得了严重的胃病,还专门雇佣了一位来自东方岛国的佣兵保护自己。
几日后便是宴会举行的时候了,往年他一般是不参加的,今年不知为何邀请函上特意指名了要他们俩的名字。
门外传来了厨师招呼着吃晚饭的声音,今天的晚饭吃的是他最喜欢的肉酱意面。注意力自然而然就轻易的从宴会的事情上被转移了。
今天还有几位客人来,弗朗西斯哥哥还给他带了他最喜欢的气泡酒。
千百里之外,赤金色鳞片的巨龙从高山上腾飞而起,卷起一阵尘土后消失在云层之中。
几个黑发的孩童在不远处仰头看着天空,挥着手对巨龙消失的方向说着“大哥一路顺风!”

少主生日快乐啊!!!
本来想凑个偶数时间在2:00发的结果完全撑不下去了qvq

P1

看了个恐怖电影后发现自家的两只躲起来了,然后就发现躲在了这里

P2

只是一个设定(被盆友吐槽是非洲来的23333

大概自家鸟塔设定的亚人
死在配色上了,所以画了一半自己都看不下去了qvq
各位酬和着看看吧,欢迎提意见